“名不正言不顺”惠州150家民宿路在何方?

博罗大亚湾民宿有看点,但存在无照经营、消防不过关、配套难跟上等,市旅游局表示正在筹建民宿协会,行业标准制定也在调研中

2017-05-26 09:29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刘晓园
“住在山里卧在云间,彻底给心灵放个假!”全域旅游的发展,自驾游时代来临,不断推动着民宿热。截至2016年10月惠州有民宿超过150家,清水湖农庄、禾肚里稻田酒店、停苑等精品民宿,但是总体规模不大,难以满足乡村旅游的发展。多个县区中,博罗、大亚湾民宿比较有看点。

   博罗禾肚里,稻花香中听取蛙声一片。

   博罗禾肚里,睡莲飘香,曲径通幽。

   大亚湾民宿旅游悄然兴起,小清新的涂鸦、精心摆放的花草,吸引了不少游客。

   民宿设计充满书香气息。

“住在山里卧在云间,彻底给心灵放个假!”全域旅游的发展,自驾游时代来临,不断推动着民宿热。截至2016年10月惠州有民宿超过150家,清水湖农庄、禾肚里稻田酒店、停苑等精品民宿,但是总体规模不大,难以满足乡村旅游的发展。多个县区中,博罗、大亚湾民宿比较有看点。

目前,惠州部分民宿处于无照经营状态,也没有与治安、消防系统联网,存在较大管理漏洞和安全隐患,并带来服务质量参差不齐、消费投诉多等问题。这些问题如何解决?惠州民宿的出路在哪里?2月27日,“民宿纳管”的靴子终于要落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安部、国家旅游局联合印发了《农家乐(民宿)建筑防火导则(试行)》,这能否给惠州民宿标准一个更清晰的指向?

走访

博罗

新居租出去开民宿村民每户年收租3万

“禾肚里,我在田间听蛙声、观星月、枕着稻香睡;青葱间,你在房间静坐着、伴泉唱、吻着风儿醉。”在博罗的青青田间,有这么一家民宿犹如世外桃源,那便是禾肚里。自去年10月1日试业以来,吸引许多广州、深圳等地的游人前来体验。

博罗入选的4个“绿色村庄”在开展美丽乡村“三大行动”,与乡村旅游业发展紧密结合,让“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郭前村上良村小组就是其中一个,这两年,该村引进民宿项目,将28栋新居租给公司发展民宿,每户村民每年仅租金就可以收入3万元。今年春节,上良村小组的客房天天爆满,出现“一房难求”的现状。

“从去年年初起,公庄发展了四种民宿,水东民宿、小小民宿、莱茵河民宿、南梅民宿是各种民宿的代表。这四种民宿分别为旧房改造型、民居型、景区景点型以及农家乐型。有主题和活动的民宿才有生命力。”公庄镇旅游办主任王传亮对当地民宿发展有着深刻的感触,他也鼓励村民发展有特色的民宿。“我们的民宿是先有乡村旅游体验活动,比如摘果、农耕,活动吸引了游客,才去提升建民宿。民宿的灵魂不是宿,而是配合着玩。住在公庄民宿的游客还可与当地村民一起进行农耕、摘果、钓鱼等农事活动;跟着当地人一起D IY制作当地特色小吃,别有一番趣味,可谓是与当地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对于本土民宿的走向,王传亮有自己的想法。首先要对经营者培训(一般让酒店经理培训接待技能、让旅游专家培训理论),还要让专业设计人员帮设计改造,提升硬件和完善软件;其次要提升往年的项目,加强与旅行社方面的合作,固化旅游线路。

“禾肚里、上良、罗浮山的麻姑峰、清水湖、观背村的驴吧、黄山洞村的乡园居,是博罗民宿几个代表。特别是乡园居,是村中唯一完整保存上百年历史炮楼的四合院形式的客家民宿,基本上把整个村的民房都整合做民宿。”博罗县文体旅游局副局长陈雪花介绍,该县将出台民宿管理办法以及成立博罗县民宿协会,加强对民宿的管理和引导,引导经营者投资有文化有品位的民宿,并通过协会整合资源,搭建民宿营销平台,实现整体营销,打破现有的散乱低端的现状。

大亚湾

旅游民宿上规模却没“合法身份”

规划整齐的房子、小清新的涂鸦、精心摆放的花草……这是大亚湾近年来悄然兴起的民宿旅游项目。相对其他县区,大亚湾的民宿发展更显规模。近年来,依托丰富的滨海旅游资源优势,大亚湾在霞涌新村、澳头小桂村、东升村等地自发涌现出一批旅游民宿。笑傲江湖客栈、熊爸爸客栈、放牛班民宿……特别是进入霞涌新村,能让你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一股民宿风。

民宿的经营者老陈也在霞涌新村建了一栋7层高、有着22间房的“优咖民宿”,2015年对外营业,地中海风、薰衣草风、田园风、亲子风……每一层楼都有不同的风格。

2012年买的地,那会才3000元/平方米,现在单是地价就达2万-3万元/平方米。每逢被别人赞赏有眼光时,他难免有点自豪。老陈年轻时就在深圳闯荡,是房地产和酒店管理行业的资深人士,一早就嗅到霞涌新村有较大的潜力。“最近几年,我在深圳较场尾和朋友一起建民宿,感觉深圳民宿发展已到达顶峰了,于是就将目光投放在这里。”在这里众多的民宿中,老陈家的优咖算是经营有方,旺季300多元/间,淡季200多元/间。

如果说老陈有眼光,在2012年趁着价格低谷买地建民宿,那么新村村委会的苏马祖则失算了,1993年他的哥哥到台湾做生意,出钱在老家买了几块地,他却在2011年以3000元/平方米左右的价格全卖了,每提及这件事就懊悔不已。苏马祖回忆,因为过度捕捞,现在鱼少了,很多村民另谋生计。部分村民经营起了民宿,外地的一些老板也涌入来投资建民宿。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新村涌现了25家民宿,80%都是外地人经营。

尽管眼前民宿发展潜力还不错,但是老陈仍有较大心结,到底还是“名不正言不顺”啊!目前政府部门还没给这些民宿正式发放住宿业经营许可证,消防更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一间房子要求有两条楼梯,一条是人行楼梯,一条是消防楼梯,目前民宿只有一条楼梯。除了这些实际情况和办证问题外,我们也希望当地政府能有更多投入改造周边环境、加强沙滩管理和基础设施建设,这样才能良性发展,我们才会走得长远。”老陈还担忧这里兴建民宿氛围越来越浓,却没有行业自律,容易引发恶性竞争。

“原来在湖南有一家民宿,看到霞涌潜力不错,就与几个小伙伴选择这里开连锁店。”笑傲江湖客栈股东之一黄丽萍告诉南都记者,去年3月对外营业,可能由于村里基础设施没跟上,现在客流还比较少,日子过得比较艰难,需要相关部门大力支持,把周边配套设施建好。他说,希望政府部门能尽快出台一个标准,给民宿发放住宿业经营许可证,有了“合法身份”,经营者才能安心经营下去。

对于这些自发生长的民宿,如何管理?霞涌街道办相关负责人坦言,没有相关的法律依据,无证无照,民宿也不敢放开干,希望本地能尽快出台相关规定。“虽然这些民宿难通过现行的审批规定,但街道办也会指导村民要朝着这个方向整改,将安全隐患降到最低。以前一些民宿连灭火器都没有的,现在通过引导会配了,接下来计划开培训班,指导村民更好进行民宿经营管理。”

大亚湾区旅游局向南都记者透露,该局2016年初牵头起草了《大亚湾区民宿发展工作方案》,并经区管委会审定印发。方案提出了民宿发展目标,主要工作任务、民宿申报程序等方面,并建立了大亚湾区民宿发展工作联席会议制度。该区将根据国家标准,制定《民宿办证指引》,指导民宿标准建设和规范管理;加强民宿旅游标识系统建设,推进渔家、客舍两大民宿旅游品牌的LO G O、灯标的设计制作,树立统一品牌形象;组建大亚湾区民宿协会,增强民宿内部管理和市场统筹;组织开展民宿经营管理和服务培训等。

龙门

计划打造“龙门客栈”

龙门在民宿发展上,计划打造一批“龙门客栈”。“我们将制定相应的管理标准,聘请有资质的公司对纳入龙门客栈品牌的民宿进行统一运营管理,并要求所建民宿要富有特色,服务要精细化并要有一定文化内函。”龙门旅游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正在筹划当中,拟在下半年打造出一到两间“龙门客栈”精品样板出来。

乱象

服务配套难跟上

一个好民宿离不开好服务,光靠民宿主不够支撑整个经营的。小刘在今年春节期间慕名入住博罗一家精品民宿就有这么一次不太愉快的经历。“春节期间,请朋友入住这家民宿,1000多元的房价真有点心疼,但觉得不爽的是这里的服务配套难以跟上。晚上竟然没热水提供,店家说热水器坏了没来得及修。大过年的,没热水洗澡真心不好受!”业内人士称,民宿旅游主要是家庭经营模式,经营户既是民宿的主人,又是提供服务的指挥人员,无法提供专业、贴心的服务。

卫生难让人放心

今年3月,上海市消保委发布了针对10个网络平台上的40家特色民宿的安全、卫生等消费体察。结果显示,大部分体察者对民宿的地理位置、设备、服务等较为满意,但在安全、卫生和信息真实性方面,仍有提升空间。而惠州老陈的“优咖民宿”就针对消费者心理做足“干净”文章。他说,应该让每一位来住过的客人都找到家一般的感觉。赵先生一家上个月住在海边一家民宿,也给他留下不太好的体验,“民宿的卫生问题难让人放心,上回住的那家民宿床上竟然还有沙子没有洗干净,看来,以后要慎重选择民宿。”

规范化任重道远

让民宿业更为头疼的是,“消防审批”难通过,那就意味着办理不了住宿业经营许可的“营业执照”。今年“五一”假期,江苏省消协组织了122人体验团队,对全省60家民宿进行了暗访,发现60家民宿中95%没有消防应急包,87%没有逃生通道图,33%的民宿公共区域每个楼层明显位置没有配置灭火器,37%没有消防应急照明灯具和灯光疏散指示标志,20%没有设置开向户外的窗户供人员逃生。

南都记者注意到,《农家乐(民宿)建筑防火导则(试行)》对农家乐(民宿)的界定,以及防火安全管理、住房结构安全提出了具体要求。农家乐(民宿)的从业人员应熟悉岗位消防职责和要求,做到“一懂三会”(一懂:懂本场所火灾危害性;三会:会报火警、会使用灭火器、会组织疏散逃生)。村民委员会或经营管理农家乐(民宿)的行业协会应建立志愿消防队。有条件的地区,应根据需要建立专职消防队等。相关要求主要适用于经营用客房数量不超过14个标准间(或单间)、最高4层且建筑面积不超过800平方米的农家乐(民宿)。

懂行专业人才少

“从事乡村旅游和民宿经营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专业人士非常少。”稻田读书会发起人李好此前到省外多地的民宿考察,也对惠州民宿比较了解。在他接触的民宿里,很多从业人员对民宿和农家乐的概念不清晰。很多从业者建个餐厅,种些菜地,养些家禽,农家乐开起来了,再弄几间房子可以住宿,就开始从事乡村旅游,但因为缺乏整体的规划和运营思路,往往没特色,规模小,加上缺乏行业平台,很少有机会参加专业系统的学习和培训,往往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对于民宿的定义,他有较到位的理解:“民宿是自成一体的、民宿是非标准住宿,有别于酒店和农家乐。酒店可以说是一种城市型旅居的代表,农家乐是简易的乡村旅游餐饮配套,休闲观光等,民宿则是利用乡村环境,追求乡村意境,超越传统乡村,提供新型生活方式,有一定的民间文化,是乡村的家。”

出路

政府正在筹建民宿协会行业标准制定在调研中

“近几年乡村旅游发展很快,惠州市旅游行业还没有出台相关的民宿的管理办法及标准。”李好建议,惠州旅游业应鼓励成立民宿协会,引导民宿规范发展,制定本土的民宿行业标准及相关法规。对于民宿的合法经营、安全保障、基本设施、卫生管理(卫生状况)、餐饮管理等进行标准化制定,进一步引导规范民宿建设、引领惠州市民宿业的发展。“出台鼓励民宿发展的相关政策,鼓励对农村闲置房子进行民宿改造,开放对房屋产权的限制、工商注册登记限制、使用性质限制,制定民宿消防安全管理办法。通过激励个人闲置资源充分利用,有序发展民宿出租,有效解决乡村旅游发展配套设施不足的困境。民宿市场还会进一步增长,行业的管理将越来越规范,只有专业化和超越用户预期的体验,这类民宿才能生存下去。”

惠州市旅游局局长张莉兰向南都记者介绍,惠州市旅游局正在联合农业、公安部门一起筹建惠州民宿协会,借此引导规范民宿行业。

在李好看来,民宿协会成立后,可以尽快通过协会将从业人员组织起来,通过平台实现互助共赢,资源共享,推动有潜力的民宿往精品化、特色化、品牌化的方向发展。“发展民宿首先要有人才,没有人才进行系统规划、指导与培训,容易把民宿做成农家乐。惠州的民宿应有自己的特色,才能吸引更多游客。”李好建议,引进更多的专业设计人才、规划专家、投资平台,为大家提供设计、选址、培训、推广、猎聘、咨询等综合服务,全心全力帮助民宿企业成员的成长。协会成立后,将针对惠州民宿业态的发展,做具体剖析,通过开展统一的培训、服务、推广,提升惠州民宿业的服务品质,并解决资金(提供资金需求)、提供设计(规划设计)、宣传推广等全产业链上的服务和帮助,促进民宿行业的整合与发展。

张莉兰认为,除了计划筹建惠州民宿协会,还准备制定民宿行业规范标准,进一步引导规范民宿建设,接下来将结合村庄统一规划,借鉴江浙一带的先进经验,给予民宿设计支持(补贴),采取O2O模式、众筹模式,引进专业管理企业线下为加盟客栈、民宿、农家乐提供设计指导、卫生服务培训等。南都记者了解到,惠州市旅游局有计划出台惠州市民宿管理办法,正在调研中。

他山之石

厦门单栋房屋客房数不超14间

今年5月,《厦门市民宿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厦门的民宿数量达2300余家。《办法》明确了民宿的经营规模,即单栋房屋客房数不超过14间,建筑层数不超过4层,且建筑面积不超过800平方米。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黎秀敏 实习生 魏秋桦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