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我和出租车司机的那些事儿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05-05 10:18:55    编辑:叶菲菲
每到一个陌生城市,第一个打交道的往往是出租车司机。北京的哥很能侃,上海司机很绅士都是有目共睹。然而你对一个城市最初的坏印象,往往也是来自于个别出租车司机的不怀好意。

   每到一个陌生城市,第一个打交道的往往是出租车司机。北京的哥很能侃,上海司机很绅士都是有目共睹。然而你对一个城市最初的坏印象,往往也是来自于个别出租车司机的不怀好意。

   总是不喜欢在夜晚光临一个不熟悉的城市,那月黑风高与城市灯光的呼应,总是让你的心里有一种不安感。高铁到达厦门时天已经黑了,后来……

   出租车司机一上车就热情地旁敲侧击了一大堆查户口的信息,我自然是不得不糊弄过去;然后还用曾经在深圳宝安开过车和你套近乎,再然后知道你来自福田……这算不算信息量太大了?他们总是能从你的穿着、行李、谈吐、来自何方中判断你这个人的慷慨程度。

   司机说要不这样吧,你打车去这个地方呢好远好远啊。这里打表去要一百多呢,我就只收你100块,咱们就不打表了。我想也不想地就说好呀,但你还是打表吧,我要留出租车票,如果超过100块,我就只给你100块,如果不够100块,我也给你100块好吗?无数次经验证明,我一定是长了一脸笨笨的样子,出门总是主动被骗。能不假思索地说出这样的话却又让出租车司机真的这么干了,我和这个司机一定也是同一所幼儿园毕业的。

   我猜到了结局,只是我更好奇过程会是怎样。故事的发展情节就是,司机为了让计价器能够跳得更多一些(至少能够更接近那个100块),以圆他最开始撒的谎,就不停地绕路、掉头、上高架,最后以抄近道为名跑到一个类似小村子的死胡同,然后又以本来可以这么走的搪塞,原路返回。这一路的火我都压下来了,因为我在他车上,被动的是我。

   刚上车的时候已经是用司机的手机打到预订的酒店问了一次路,心里放心很多,至少如果我被司机干掉了,公安机关应该是找得到线索了。我手里拽着G O O G LE地图呢,于是我一边看着地图,一边用手机拍下了出租车公司名称,然后再想之后应该怎么冠冕堂皇地要回我夸海口送出去的银两。

   好不容易,我终于毫发无损地到达酒店了,松了一口气,这个司机仅仅是小聪明地想要多赚一点辛苦费而已,确实是够辛苦的。好吧,该是我拽的时刻了,我跟来开门的行李生说了两句话,第一,请帮我把尾厢里的行李拿出来;第二,帮我记一下车牌号(其实大部分五星级酒店的行李生都会主动做这个事情)。

   然后我才开始和司机讨价还价,据我的地图显示你至少多绕了20公里,就你浪费我的时间不算,你觉得我付你多少车资比较合适?酒店的行李生告诉我大概50-60块,于是我还是很慷慨地给了司机60块。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