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孟买的青年旅馆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05-05 09:13:24    作者:刘炜茗   编辑:叶菲菲
我们在前一晚就告别,从此不再见,E-mail也没留。正所谓,“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一个人在路上,更有如此况味。

  一夜火车,进入孟买地界后,铁路沿线连绵数公里的贫民窟让人触目惊心。但是,当出租车行驶在海滨大道,阳光灿烂,海水湛蓝,我的心情忍不住好了起来,转而迅速忘记灰尘满天的德里,喜欢上了孟买。

  孟买是印度的经济中心,地位有如我们的上海。经济发达,旅馆价格自然也高,但选择去住著名的救世军青年旅馆,却并不是我愣要扮萌装年轻。省钱当然是原因之一,地理位置也是主要考虑的因素,位于古堡区,毗邻印度门,和孟买最豪华的泰姬玛哈酒店只有一路之隔——后来证明我的选择是多么的对,那几天我可是靠着该酒店似有若无的wifi信号才能上网——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每人都有一颗寂寞的心,也都有一颗恐惧的心,在陷入棕色面孔的人潮人海几天之后,我迫切希望看到和我一样在路上的人,不属于印度这个国家的人。青年旅馆属于世界背包客,去了准没错。

  上午住进去,偌大房间里摆放了十几张上下铺的铁床,条件简陋,除了枕头床垫,别无他物,好在我带了睡袋。只有一个人在上铺呼呼大睡。我找了个床位安顿好,出门去了威尔士亲王博物馆,晚上回来时遇到了路易斯。法国人果然天性浪漫,他和马恩姑娘原本素不相识,各在法国南北两个小镇生活,恰好都失了业,便相约买了廉价机票,一起到南印度待了两个月。孟买是他们在印度的最后一站。路易斯兴致勃勃向我推荐亨皮,是南印度山区一个非常漂亮的度假胜地,可惜,我的下一站是果阿。

  第二天各走各路,我去找甘地纪念馆及孟买大学一带,那里的古建筑群实在很有殖民风情,又去旧维多利亚火车站买好去往果阿的火车票,二楼有个专门对外国游客的购票窗,终于装了一回外宾。晚上回去再见到路易斯和马恩,他们正和俄罗斯的卡莎及儿子聊天打游戏,玩得正欢。据聊天和吃饭时的观察,我确信这两人果然心无芥蒂,守身如玉,才心安理得和他们一道出门看电影,而无做电灯泡之虞。青年旅馆附近有一家全孟买最古老的影院,1930年代由捷克的建筑师设计,放的是最新的《拉加子弹》,印度的打打杀杀跳跳唱唱,是比我们上世纪80年代还落伍的时髦,我兴趣全无,差点睡着,可惜冷气太足。到晚上回去,每个床位上都睡满了人,彼此说hello而已,只有希腊的马修斯热情似火,凑过来和路易斯聊到半夜。

  第三天凌晨,我起大早去赶往果阿的火车,路易斯和马恩则去机场。我们在前一晚就告别,从此不再见,E-mail也没留。正所谓,“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一个人在路上,更有如此况味。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