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舞醉龙 · 吃龙船头饭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4-05-05 09:11:26    作者:穆欣欣   编辑:叶菲菲
鱼行人传承了自己行业的传统,澳门人用热情和信念来共同维护这个传统,才有了今天独一无二的澳门“鱼行醉龙节”。

  白衫、黑裤、红腰带,头戴簪花,配以“头红”、“手红”(系在头部及手腕上的红布)、足蹬黑布鞋,这是舞醉龙的服装。白衫上以红字书写“鱼行醉龙”。每年四月初八日(今年5月6日)的“鱼行醉龙节”,在澳门街头便能得见舞醉龙盛况。舞醉龙最少出动两条龙,约十人:二人分持龙头、龙尾、一人持龙珠引龙,一人灌酒。龙珠现多以酒埕替代,以龙珠引龙起舞,以龙尾带龙头。此外,负责鼓、锣乐器各一人。当然,“龙”越多人也越多,场面也就越好看。舞者亦步亦趋,以高低左右的舞动,来表现腾龙翻滚,生猛之态。口中含酒,喷薄而出,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喷酒这一动作,或许是对四月初八日“僧家浴佛”涵义的一种延伸。相传这一天佛祖诞生,天上神龙各洒香水,为其沐浴洗礼。

  在澳门三街会馆的关帝庙内,曾发现过几截早已褪色变黑、朽坏的木龙,间接证明了澳门舞醉龙有过百年的历史。

澳门“鱼行醉龙节”

  仅龙头、龙尾的舞动,便能舞出龙的气韵。醉龙真“神龙”也!细看之下,舞醉龙深得中国美学精神——“留白”,龙头、龙尾,中间“留白”,给观者无限想象空间,想象蛟龙的翻腾变化。而醉龙节这一天,舞醉龙之前,必舞狮,称为“醒狮表演”。这一天的活动,亦曾一度以“澳门鲜鱼行醉龙醒狮大会”命名,醉龙与醒狮,一醉一醒,看似无意之巧合,实有平衡的对称之美。而舞醉龙中的种种动作,龙头和龙尾,前后、高低、左右,时刻彼此互相呼应。舞醉龙者且饮且舞,时而口中喷酒,三分醉、七分舞,形醉而神不醉,似舞蹈,实为武术。舞醉龙与舞龙大不相同,舞醉龙反其道而行,舞龙尾者,功力要高于龙头,需以龙尾带动龙头,舞龙尾者,通常是“师傅”级别了。“从心所欲而不逾矩”,醉龙动作无一定之规,却讲求圆顺和谐,眼随身转,姿势的定格犹如戏曲身段的“亮相”,具雕塑之美。

  这一天,醉龙队伍从三街会馆关帝庙出发,且行且舞,且舞且饮,途人游客围观者众,摄影爱好者更不能放弃这动感好看的画面。澳门的摄影者怕是没有人没拍过舞醉龙的作品吧?醉龙队伍路线必有菜市场,俗称“旺街市”。街市之地,本就和鱼行紧密相连。

  除却舞醉龙外,“鱼行醉龙节”这一天的内容还有派龙船头饭,主要地点在营地街市和红街市。据说这龙船头饭吃了有保平安的作用,尤其之于老人孩子。

  关于龙船头饭也有故事,大约50年前,澳门“新陶陶居”,也就是原名“陶陶居”的老板来到三街会馆,恰逢鱼行行友聚餐,他们把装鱼虾木桶的盖子翻过来摆在地上用以盛载饭菜,众人围坐,分而食之。老板看到众多鱼贩的小孩吃得开心,甚觉欣慰。由于自己的孩子胃口不佳,于是他带着孩子来看鱼行聚餐,继而哄着孩子和众人一起围坐而食。可能因为吃饭的方式改变,又可能因为味道不同,茶居老板的孩子觉得新鲜有趣,吃得津津有味。第二年,老板开始供应鱼行聚餐的饭菜,不计成本,只要求留出三席给他和亲友带同孩子分享。连续几年如此,孩子们吃得高兴。此事经传诵,说给孩子吃了龙船头饭听教听话,于是便开始有人前来领饭,慢慢演变成今天的派饭习俗——派龙船头饭。

  每到这一天,有民众街坊早早排队等候,此时澳门的天气已是夏天的节奏,站在太阳底下等饭的滋味并不舒坦,却无阻人们的热情,所图无非吉利。期盼小孩吃了龙船头饭个个聪明乖巧、能读书、茁壮成长;老人吃了健康长寿。因此后来派发的龙船头饭又加了“长寿”二字,改称“龙船头长寿饭”。

  如果说这是一种习惯,莫若是一份坚守。鱼行人传承了自己行业的传统,澳门人用热情和信念来共同维护这个传统,才有了今天独一无二的澳门“鱼行醉龙节”。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