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粤味】爱上白切鸡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04-25 10:48:05    作者:古冬(插画师)   编辑:叶菲菲
关于白切鸡——那是我最初来广州时最反感的一种鸡肉的吃法,没有之一。

   昨晚一个人去小餐馆吃饭,菜单上的一盘沙姜鸡模样很是诱人。目测主料为白切鸡,蘸料为沙茶酱和姜汁姜末混起辣椒油之类。猜测的配方对不对暂且另说,之所以决定点这盘就是因为它让我又想到了白切鸡。

   关于白切鸡——那是我最初来广州时最反感的一种鸡肉的吃法,没有之一。

   大肉块儿白刷刷的看起来没什么味道,挨着骨头的地方还泛着半生一样的点点血丝。就这样,它却是基本每家餐馆的必备之物。我惊讶于南方人竟然如此吃鸡,一边在心里想着这简直就是糟蹋了鸡,一边象征性咬上一丁点白切鸡的皮再趁人不注意丢掉整块肉。

   现在看来,我的这种行为不止罪过,还算是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家子老观念呢。

   小时候妈妈炖鸡基本是一种做法:把番茄、土豆、木耳混着斩成小块儿的鸡肉,加了足料的花椒、大料、葱、姜、蒜、酱油什么的一堆原料,放一起炖上个把小时,再撒上洗净了的香菜叶子,盖起来焖它一会儿,最后搞一个大盘子盛起来,满登登、香喷喷,无论从视觉还是嗅觉方面来看都是极大的满足感。啰嗦这么多就是想强调小时候吃鸡给我留下的种种美好记忆。可以想象,来广州第一次吃到白切鸡时是怎样一种无聊感。

   直到有一次,一个晚上,朋友浩浩拉我一起吃饭,我们两人在一个小餐馆里点了一盘炒青菜,一盘貌似豆腐之类的记不清了,还有一盘就是白切鸡。那晚简简单单的小菜,不疼不痒的朋友之间的聊天,竟让我吃出了个人偏见之外的白切鸡的真正味道: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纯粹的鸡肉本身的鲜美!

   说来也怪,自打那次之后,我对白切鸡的印象完全被刷新了,最后甚至开始迷恋起那种醇香的口味。以至于有个晚上心血来潮跑了两条街也要找到一盘,非要满足那股上瘾一般的口腹之欲不可。这种转变还真是奇怪。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