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恩宁路:回不去的家园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04-25 10:40:56    作者:刘雪   编辑:叶菲菲
2007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在老城区闲逛,无意间闯进恩宁路骑楼街。从汇源桥脚走下楼梯,看见细叶榕下安静的青砖楼房,有老街坊摇着蒲扇,谈笑风生。幸福并没有长久,同年9月份,恩宁路启动改造的通告张贴在街巷的墙壁上,这里宁静不再。

   2007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在老城区闲逛,无意间闯进恩宁路骑楼街。从汇源桥脚走下楼梯,看见细叶榕下安静的青砖楼房,有老街坊摇着蒲扇,谈笑风生。幸福并没有长久,同年9月份,恩宁路启动改造的通告张贴在街巷的墙壁上,这里宁静不再。

   这是广州市旧城改造的试点地块,由政府主导,却从一开始举步维艰。回溯改造的8年时间,改造中的恩宁路问题层出不穷:

   2007至2011年间,规划四易其稿,坊间质疑其未经公开讨论,拆迁范围屡屡变更。街坊开始时忧时喜,惶惶不安,不知道自家房屋究竟是拆是留。

   在改造过程中,政府对历史建筑的保护力度堪忧。一开始,骑楼街被纳入拆迁范围,规划虽随后修改,金声电影院和吉祥坊多栋青砖建筑,仍葬身钩机之下,无法复原。

   拆迁补偿标准的不公,带来新的困扰。有拆迁户发现,配合改造积极搬迁的,补偿金竟不及后搬迁者。也有准备签约者发现,比隔壁已搬走街坊,少了每平方米2000元的补偿金。究竟补偿标准为何,没有人说得清道得明。

   8年间,住在汇源桥脚的潘叔,住进了宝盛新家园的回迁房。骑楼保留了下来,骑楼下打铜的苏家,把铜器旗舰店开到了上下九。司徒先生家未能拿回父辈留下两栋老房的产权,不断在与政府打官司。

   在改造过程中,民间保育人士和学生在这里生长,他们以恩宁路为样本,关注城市更新改造和社区治理。本地留守和已搬迁街坊,有人加入保育团队,有人研究起《物权法》等法律文本,维护自己的权益。

   8年后的恩宁路地块,已被揭盖复涌的荔枝湾涌三期一分为二:一边是“钉子户”留守的废墟,一边是正在建设中的广州市粤剧博物馆。有媒体在报道中,用“烂尾”来形容这一地块的尴尬现状,没有人为这里买单。

   当再次踏足恩宁路,难免失望于这场改造,时至今日,它没有为恩宁路带来更好的愿景。对街坊们而言,却是再也回不去的家园。今年,广州重提加快推进旧城改造,惟愿以此为鉴。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